再見梅克爾

天亮後就是德國大選的日子了。然後這絕對不是一篇政治評論文,就像黃麗群那篇寫金澤的不是遊記一樣。

選舉到了最後階段,除了路上都是直盯著你的選舉廣告以外,因為梅克爾要結束十六年的任期,所有的媒體都瘋狂地播放梅克爾各類報導,以至於到處都是她的臉,對,大概就是台灣人也會做台灣演義那種概念,現在的社群媒體、新聞、電子報、電視節目、電車和車站廣告推播,媽媽梅克爾無所不在。因為是有明確預期發生時間的事件,感覺各大媒體都摩拳擦掌準備已久,最近進入了大量傾倒的白熱階段。

想了一下十六年前自己在做什麼,發現也是沒有想像中的年幼,基本上就是個中二。這個邏輯順序下一步就是檢討這十六年中二有沒有什麼成長,結論就是似乎也是有點有限。最近學弟J來到慕尼黑,說318是他高中畢業考,我內心也是打了個冷顫。好,總之,十六年前出生的德國孩子到現在都是同一個總理,想想也是覺得有點可怕。

那德國這十六年有什麼改變呢,雖然看了很多報導和紀錄片,但也是不好說。嗯,身處此地,遇上困難時,常常想起在台灣時,教授們會稱讚他們留學時代的德國,那可能是比十六年更久以前的事了,若有機會我實在也想看看那時的德意志。畢竟我對現時想得出的評價可能是「那些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堅強」。

上次德國大選的時候我還沒出國,不太知道選舉的氣氛如何。抵達德國的時候已經是選後,但要怎麼組聯合政府一直談不攏,在德文課上老師還告訴我們那個每天在新聞都會聽到的牙買加聯盟是什麼意思,基本上就是要組成聯合政府的政黨們的代表色,加起來是牙買加的顏色。當時覺得很獵奇,因為我實在不是很相信一般德國人知道牙買加的國旗是什麼顏色。至今還是不覺得他們知道。

我沒有特別要嘲笑德國人常識的意思,剛到德國時,2017年是宗教改革五百週年,有一系列的假期,當時有許多語言班朋友在討論為什麼會放假,到底是什麼五百週年,也是有幾個人的結論是「巴伐利亞建邦五百週年」,我想各個國家的人就是互不了解。

總之,幾年後終於親自體會德國選舉大概長什麼形貌,路上的空氣是什麼味道。這可能是十六年來變動最大的一次,可以見證這刻也是覺得滿酷的。

可惜他們沒有造勢晚會之類的,只有路上會遇到一些想要嘗試說服你和發傳單送小禮物的人。德國年輕人也是會發一些叫大家去投票或是說已經投了(郵寄選票)的限時動態,然後看朋友的動態大概會知道這應該不是投綠黨就是SPD,雖然也有不少小黨支持者,但他們也是會因為擔心大局相忍為國先投有機會的大黨,避免小黨沒過5%浪費選票。另外,前幾天也有新聞說有郵差大量的藏起一些選票郵件,試圖影響選舉,就是一個德國阿嘉,不過問題更嚴重一點。

只是,身為外國人,總還是有很強的「他國事務感」,可以用一個非常局外的角度觀察。但確實,走在廣告看板都是AfD的區域,走幾步就看到呼籲要一個「正常」德國,心理壓力也是滿大的,例如我要買菜有兩條路可以選,AfD是其中一條,我可能就會選另一條都是綠黨廣告的路。

德國人會說,如果誰誰誰成為總理那德國真的太丟臉了,無法想像欸。這種句子在2019年末也常常出現在台灣群體的對話中,聽起來是滿熟悉的。但畢竟德國怎麼選,就還是德國,還是走在民主法治國的大方向大原則上,也不會被吃掉或不見。以現在的狀況來說雖然有AfD這種話術誘人的極右政黨相當有力地興起,但主要的政權暫且不會落到他們手中。

羨慕嗎?也很難說吧。德國要跟梅克爾說再見走入新的章節了,不知道接下來的德國政治會是什麼樣子,會怎麼影響歐盟、影響北約、影響對中對俄關係。

關心了一陣的德國選舉,晚上聽到學弟今天遇到聯合國關於協助難民的志工招募時,一說自己來自台灣,就被志工們說不好意思台灣人沒辦法參與喔。算是瞬間清醒。好吧,各人有各人的課題,加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