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光乍現

最近竟然得了流感。對的,這世上還是有人在得流感。開始咳嗽發燒的時候我怎麼做快篩都是陰性,一方面覺得短期間內不太可能再次確診(一種無根據的自信),一方面覺得難以置信怎麼會是陰性,儼然忘記2020以前人類也是會發燒咳嗽的。

來當德國留學生活省錢小天才

摸索了五年終於終於要來分享這個了,好開心喔。各路好友和室友長年叫我整理一下這個主題,終於也是來到了這一天。 個人目標一直都是活在精打細算的少女形象,要保持氣質與優雅的省錢(?),這篇要分享的不是什麼不吃不喝省吃儉用的秘訣,而是在沒辦法啊就是要花錢的時候如何聰明省。然後這篇有一些推薦碼,歡迎大家取用共創雙贏,感恩。

紐倫堡大審紀念館:一篇不太正面的參訪心得

1945年二戰結束後,針對納粹德國的國際審判在紐倫堡展開。當時的法庭,著名的Saal 600,目前開放參觀,同一棟建物同時也是紐倫堡大審紀念館,一般民眾皆可造訪。參觀這座紀念館已經有四次之多,我始終對其中的展覽感到不太舒服。 這種不舒服,並非造訪集中營或其他納粹德國相關地點時,基於歷史事件的不適感,而是對於紐倫堡大審紀念館的展覽本身,無法抱持肯定的態度。

史特拉斯堡的蛋糕

日前看到一篇文章,標題是 Having its (Strasbourg) Cake, and Eating It 。乍聽之下是什麼法式甜點介紹文,但作者是Colm O'Cinneide,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的法學教授,文章內容極度不甜點,是在講英國政府最近企圖以新的Bill of Rights取代1998年的Human Rights Act。其中一個關鍵,顯然是想要與歐洲人權法院(位在法國史特拉斯堡)以及歐洲人權公約的整個體系做出更為明確的切割。